追求效益最大化!全球船队部署生变,班轮公司开始流行“跨联盟”合作了?

2023-02-03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0

"业界知名分析机构Alphaliner日前表示,随着货运需求低迷,当前现货运费下降明显,导致全球船队部署发生了重大变化。Alphaliner进一步预计,未来市场需求或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持续低迷,鉴于此,"

业界知名分析机构Alphaliner日前表示,随着货运需求低迷,当前现货运费下降明显,导致全球船队部署发生了重大变化。

Alphaliner进一步预计,未来市场需求或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持续低迷,鉴于此,班轮公司跨联盟合作可能会越来越普遍。

就在2023年1月,THE联盟成员赫伯罗特与海洋联盟成员达飞,开始在达飞亚洲至北欧的FAL3航线上进行舱位共享,旨在“加强航线覆盖范围”。

据Alphaliner透露,达飞和THE联盟成员ONE,日前也提交了跨太平洋航线舱位交换协议的修正案,在达飞运营的Pearl River快线和由ONE运营的FP1环线之间,进行舱位交换。

此外,2022年7月,ONE和海洋联盟成员长荣海运,向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FMC)提交了一份跨太平洋航线的舱位交换协议。

根据该协议,ONE将参与海洋联盟的亚洲-美国西海岸HTW环线运营。该航线挂靠台北、厦门、香港、盐田、洛杉矶、奥克兰,目前部署了长荣海运的7艘12000TEU型船。

作为回报,长荣海运将参与THE联盟在北欧、亚洲和美国西海岸之间的FP1钟摆航线运营,该航线部署了ONE旗下15艘9000TEU~9600TEU型船。

对于跨联盟合作,大连海事大学教授李振福曾表示:“究其根本,跨联盟是对于预期市场的现实应对,是联盟模式的一种延伸,也是联盟的一种形式。”

他进一步解释称,班轮公司为追求未来市场效益的最大化,可能将越来越多地采用盟上“盟”的跨联盟模式,使航运联盟得到进一步延伸。

此外,随着航运市场的变化,传统模式的航运联盟也显现出了时代局限性,从2M联盟不久前宣布“分手”就可窥见一斑,这也会使得班轮公司间的跨联盟合作变得更多。

马士基海运业务首席产品官Johan Sigsgaard日前就表示:“我们无意组建一个新的大型联盟,不会和其他班轮公司有全面的合作,但会有更具体的合作。”这似乎暗示着,马士基与其他船公司和其他联盟的合作会增加。

不可否认,在当前需求疲软的市场环境下,跨联盟合作或许是一个新的“抱团取暖”选项,不过,市场和企业自身经营的双重不确定性,仍将是跨联盟合作的风险,考验的将是跨联盟的信任程度和风险意识。

为本文评分

评论

澳通用户[field:writer/]
澳通

中山物流发果汁机到印尼海运双清到门

[发表于分钟前]
1 11
澳通用户[field:writer/]
澳通

邮寄装饰品到巴西走专线时效快价格低

[发表于分钟前]
0 00
澳通用户[field:writer/]
澳通

寄坊牌鞋子包包到美国的国际快递时效快5-7个工作日

[发表于小时前]
1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关注微信
请进
提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