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破6.6!人民币汇率疾贬之下央行果断出手!如何理性看待近日人民币贬值→→_澳通跨境物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跨境新政 >

跌破6.6!人民币汇率疾贬之下央行果断出手!如何理性看待近日人民币贬值→→

发布日期:2022-04-28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信息服务部 浏览次数:

点击咨询

4月25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失守6.56关口,日内跌超600个基点,创下去年4月以来新低,离岸人民币一度跌破6.6关口,为2020年11月以来首次。

在资本市场面临大幅波动的当下,人民币汇率的急剧走低影响着市场主体的信心和预期。

央行果断在第一时间站出来稳定市场预期、释放政策信号,决定下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

下调外汇存准率意味什么

4月25日19时21分左右,中国人民银行发布消息称,为提升金融机构外汇资金运用能力,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22年5月1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即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的9%下调至8%。

外汇存款准备金是指金融机构按照规定将其吸收外汇存款的一定比例交存中国人民银行的存款。外汇存款准备金率是指金融机构交存央行的外汇存款准备金与其吸收外汇存款的比率。

截至3月末,外币存款余额1.05万亿美元。将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的9%下调至8%,意味着6月15日起金融机构存到央行的准备金可以减少合计100亿美元。

“下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可以增加金融机构外汇贷款的资金供给,有利于稳定人民币汇率。”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副院长赵庆明表示。

本轮人民币对美元快速下跌始于离岸市场。从4月18日收盘价6.3788到4月25日盘中一度跌破6.60关口,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短短五个交易日贬值超过3%。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的贬值从4月20日开启,从4月19日收盘价的6.3778到4月25日日间收盘价的6.5544,短短四个交易日贬值超过2.7%。

去年以来,央行频繁动用外汇存款准备金率这个工具调节市场预期,且效果立竿见影。

面对人民币对美元持续升值,2021年央行两次出手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为加强金融机构外汇流动性管理,央行分别在5月31日和12月9日宣布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也从5%提高到9%。在央行出手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连续升值势头暂缓。

在此番央行宣布下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后,市场同样迅速作出回应。

4月25日一度跌破6.57关口的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接连收复6.57、6.56和6.55关口。

更多反映国际投资者预期的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则接连收复了6.60和6.59、6.58关口,截至4月25日晚上8:20,报6.57一线。

人民币贬值是把双刃剑

大幅调整之下,也引起了部分用户对个人使用需求、外汇收支以及跨境资本流动等方面的担忧。

首先是针对普通用户方面,不少分析人士表示,人民币汇率波动对个人用户来说影响较小,如果没有跨国交易或投资,人民币汇率波动不会产生明显直接的影响。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指出,近期有换汇需求的用户,兑换美元成本较此前有所上升,但兑换其他非美货币的成本有增有减,可以再寻求合适的时机进行这一操作。另外在购买海外商品方面,近期成本会有所增加。

其次在涉及外汇结算的商品贸易方面,一位资深宏观分析师表示,对于出口和贸易企业而言,在人民币韧性仍然较强也不会产生持续大幅贬值的情况下,人民币有所贬值,总体上有助于提高出口商品竞争力。

“通常情况下,人民币贬值,美元升值,使得进口商品、服务本币计价变贵;对于原材料进口企业来说,进口成本相对更高;但对于生产要素在国内的部分外贸企业来说,本币贬值一定程度提升出口竞争力。整体看,人民币贬值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利好部分外贸企业出口;另一方面,可能推升能源及原材料商品进口价格等。”周茂华进一步解释道。

此外,在人民币贬值的背景下,跨境资本流动是否会对股市等资本市场有所影响?上述资深宏观分析师认为,对于股市而言,人民币贬值会造成市场承压,贬值背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美两国经济投资回报率的变化,可能导致资本外流。不过,当前人民币持续贬值的可能性较小,对国内股市的影响应该有限。

周茂华则表示,从历史经验看,人民币汇率与股市走势存在阶段性相关,但二者整体走势相关性并不强。主要是人民币汇率与国内股市各自影响因素较多,外资在国内金融资产占比偏低,同时,外资并未出现恐慌、趋势大幅流出,我国经济基本盘稳固,宏观风险收敛,国际收支保持稳定,跨境资本流动并未出现异常表现等。

理性看待人民币汇率急跌

审视近期人民币走势可以发现,人民币自3月以来的走弱,是多重因素下的自然结果——既受美联储加息周期开启等外部因素拖累,也是疫情背景下,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内供应链出现扰动的反映,更是前期贬值压力得到释放、重回双向波动的体现。

向外看,当前,美国通胀持续高位、美联储货币紧缩预期不断强化,美元逐步走高;美债收益率持续上升,引发中美国债利率倒挂,资金流出压力有所上升。

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马特·辛普森表示,去年支持人民币走强的主要是“真金白银”,即庞大的经常项目顺差(出口驱动)和外资的流入(股市和债市)。而今年2月和3月,外资罕见大幅流出中国债市,2月净流出近800亿元,3月继续流出1100亿元。今年至今,北向资金净流出A股近300亿元。

从内部因素来看,国内疫情多点散发,部分地区物流和供应链受阻。“此轮疫情在经济重点城市发生并较快扩散,引发了全球对中国供应链的担忧。”中信证券联席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表示。

这一轮贬值也是此前累积情绪的集中释放。“随着3月出口增速回落,贬值压力逐渐累积。”招行金融市场部市场研究员丁木桥表示,年初以来,随着美元指数从96关口下方涨至101关口,货币政策相对宽松的经济体的货币贬值4%以上,比如欧元和日元。人民币同期的贬值幅度非常小,年初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为6.35,至上周周初,人民币也仅为6.37。

在情绪集中宣泄过后,市场宜以平常心看待人民币汇率涨跌,避免人民币贬值预期自我强化,并加剧汇率超调的风险。

就人民币汇率本身而言,“人民币汇率更有韧性了”这一论断并非溢美之词。中银国际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表示,若以2016年至2020年美元指数与人民币汇率之间的相关性来推算,在美元指数已经破百的当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似乎应该贬值到7.0之上。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归根结底,无论外部因素变幻莫测,内因才是主导万事万物发展演变的根本逻辑。

汇率问题也如此,它不仅是币值问题,更多反映的是外界对于中国经济的预期和信心。由此可见,汇率未来是否稳定,主要仍然取决于国内供应链稳定与经济基本面形势,亦或者说,当前反复被提及的“稳增长”的政策效果。

“人民币贬值与否的根本,还是在于内需,也就是PMI走势到底如何。当下,由于疫情扰动,3月PMI回落至50以下,在这种情形下,汇率有走弱趋势也属正常现象。”华创证券研究所所长助理、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表示,由于近3000亿美元的积压待结汇的存在,一旦PMI向上,即便出口回落,积压待结汇加速结汇有望形成对出口顺差回落的有效对冲,人民币汇率或可走平。

人民币没有长期贬值的基础。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认为,只要疫情蔓延势头得到有效控制,加上宏观政策靠前发力、适时加力,经济复苏前景明朗,市场信心恢复,外资随时都可能回来,人民币汇率也会重新得到支撑。

来源:浙江贸促综合整理自澎湃新闻、北京商报、上海证券报

点击咨询 标签: 跨境物流国际货代澳通跨境海运国际海运航运新政交通运输部
请进
提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