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世界经济二次探底,会如何冲击中国外贸

2022-07-27  来源:信息服务部 浏览次数:
“据6月底世界银行最新预测,今明两年世界经济分别增长2.9%和3.0%。然而仅隔一个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将进一步下调全球经济增速预测值,并指出今年是困难重重的一年,明”

据6月底世界银行最新预测,今明两年世界经济分别增长2.9%和3.0%。然而仅隔一个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将进一步下调全球经济增速预测值,并指出今年是困难重重的一年,明年形势甚至将更为艰难,发生经济衰退的风险已经上升。如果世界经济二次探底,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与2009年相比将会怎样呢?以下是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的分析。

做好应对世界经济下行甚至二次衰退的准备

从实证角度看,长期以来,中国出口对人民币汇率不敏感而是对外需敏感。将全球经济实际增长分别与中国出口额(美元现价)和出口量增长做相关性分析结果显示:1993~2021年二者均为高度正相关,相关性分别为0.979和0.984,其中2009~2021年分别为0.866和0.969。可见,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增长与中国出口额的相关性边际上减弱但仍属强相关,与中国出口量则依然高度正相关。

2008年金融危机,世界经济温和衰退,中国出口遭受重创。全球金融海啸爆发后,2008年11月起中国出口转为同比负增长,同年四季度和次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速快速下滑。为此,2008年底,中国宏观调控迅速从防过热防通胀转向稳增长,推出了两年四万亿元一揽子投资计划。结果,2009年,中国出口额下降16.0%,出口量下降10.4%,但经济增长9.4%;消费和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57.4%和85.1%,外需为负贡献42.6%。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中国享受疫情防控有效、率先复工复产的红利,全球出口市场份额跳升、贸易顺差逐年扩大,但与疫情前的趋势值相比,与名义GDP之比仍保持了基本稳定。2021年,中国外贸依存度为34.1%,较2015~2019年均值高0.7个百分点,贸易差额依存度为4.5%,高0.1个百分点;与2004~2008年均值相比,则分别下降了26.3和1.5个百分点。这反映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加快经济转型、产业升级的积极成果。然而,从以下情况看,全球经济衰退、外部需求萎缩仍是中国必须正视的外部挑战。

首先,外需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仍不可低估。

过去两年,外需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平均为23.2%,今年上半年更是高达35.8%,远高于2015~2019年平均1.1%的水平,也高于2004~2008年的趋势值6.1%。尤其是今年二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0.4%,全靠外需对经济增长拉动1.0个百分点力挽狂澜。

全球买中国商品,本应利好中国出口商定价。但自去年2月以来,中国贸易条件指数持续低于100,表明出口价格上涨跟不上进口成本的上升。美国从中国进口价格相对指数2018年以来持续低于100,今年上半年平均为95.23,较2021年全年均值低1.6%,较2019年低4.3%,表明中国货相对其他外国货在美国卖得也没有那么“俏”。这与国内需求不足,中国企业更多依靠国际市场消化产能,造成出口部门过度竞争有关。

其次,国内工业和投资恢复都与外贸出口有密切关系。

今年3、4月份,国内疫情散发,经济循环不畅,5、6月份开始逐渐回归正轨,但经济仍呈现工业好于服务业、投资好于需求的K形复苏。上半年,工业增加值累计同比增长3.4%,服务业生产指数下降0.7%;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增长6.1%,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下降0.4%。这都与出口景气相关。上半年,工业企业出口交货值累计同比增长10.8%,较2020~2021年同期两年复合平均增速高2.5个百分点;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0.4%,高5.0个百分点;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3.4%,高1.6个百分点。

再次,外需疲软将会引起连锁反应。

一是会直接影响制造业投资。今年上半年制造业投资占到整个固定资产投资的30.5%,同比上升1.2个百分点。外需不景气有可能加重市场预期转弱,进一步抑制投资意愿。

二是会影响就业。2020和2021年,受益于出口景气,中国第二产业就业人数分别增加309万和169万人,逆转了2013年以来持续环比下降的势头。今年5、6月份就业形势有所好转,也与同期出口景气快速复苏有关。如果出口下滑,服务业复苏又受制于防疫常态化,则中国就业形势将会更加严峻。

三是会影响消费。没有就业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没有消费。同时,就业和收入预期不佳,还会进一步推升预防性储蓄倾向,抑制当期消费需求。

综上,上半年中国的挑战主要来自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下半年乃至明年则还要关注世界经济二次探底可能引发的外部冲击。尽管与十多年前相比,对外依存度下降增强了中国经济抗外部冲击风险的能力。但是,近年来受疫情影响,国内经济复苏不均衡、基础不稳固,对外需的依赖度边际上仍有所加强。

2009年,中国在外需负贡献的情况下,通过消费和投资双轮驱动,才实现了经济的V形反弹。这次外需的潜在波动对中国经济的影响程度,将取决于内需接棒的速度和效率。故我们要更加注重三次产业、三大需求的均衡协调发展,落实好现行政策、谋划好增量工具,采取前瞻性、针对性措施保住市场主体稳就业,用有效扩大内需对冲外需扰动的不确定性,避免内外需低迷的“双碰头”。

来源:浙江贸促综合整理自新浪财经、第一财经

为本文评分

评论

澳通用户[field:writer/]
澳通675353

深圳国际物流服务 欧华国际给您足够的放心

[发表于10分钟前]
1 11
澳通用户[field:writer/]
澳通542905

易速飞中菲空运小包专线 东南亚电商小包服务

[发表于37分钟前]
00 00
澳通用户[field:writer/]
澳通546567

学校用品从江苏常州发到新加坡海运专线

[发表于5小时前]
17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内资      出口      中国      增长      经济   
请进
提交留言